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鄄城东方树的博客

千年古鄄千年风,万里黄河万里情。——题记

 
 
 

日志

 
 

百名学者齐聚商洛 研讨“贾平凹与中国当代文学”(转)  

2014-11-12 19:24:01|  分类: 文化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百名学者齐聚商洛 研讨“贾平凹与中国当代文学”

A-A+2014年11月11日09:53商洛新闻网评论

 贾平凹在研讨会开幕式上发言 贾平凹在研讨会开幕式上发言

  11月6日至7日,来自全国12个省市自治区的近百名专家学者齐聚商洛,围绕“贾平凹与中国当代文学”开展讨论与交流。本次全国学术研讨会由商洛学院与丹凤县人民政府联合举办,由商洛学院“商洛文化暨贾平凹研究所”、《商洛学院学报》编辑部、陕西省作协《小说评论》编辑部、西安建筑科技大学当代文学研究中心和陕西省贾平凹艺术研究院联合承办。

  贾平凹在开幕式上以《我的故乡是商洛》为题,做了情真意切的讲话。他在讲话中抒发了自己对故乡的热爱,说商洛是自己文学立身的全部,这里虽然比较贫穷,但山和水以及阳光、空气却纯净、充裕。在长达数十年的岁月中,他一直是商洛的一颗草木、一块石头,一只鸟一只兔,一个萝卜一个红薯,是商洛的品种,是商洛制造。针对文学创作,贾平凹称,人的一生是爱的圆满,在世上受到太阳的光照,水的滋润,食物的供养,所以每个人的天性里,都有音乐、绘画、文学的才情。对于此次研讨会的召开,贾平凹表示,这次近百位杰出的专家学者来到商洛,是商洛的荣光,也是他的荣光;他是“核桃命”,核桃是商洛的特产,要砸着吃,真诚欢迎各位专家学者提出意见、建议与批评,供他学习吸收。

  研讨会期间,穆涛、李星、王春林、韩鲁华、孙见喜、段建军、李震、杨乐生、冯希哲、仵埂等专家学者与贾平凹进行了面对面的交流,听取了主题报告,考察了贾平凹故乡棣花镇,观看了花鼓戏《带灯》,分组开展了学术讨论。专家学者们围绕“贾平凹与中国当代文学创作”、“贾平凹文学作品的传播接受”、“贾平凹与他的‘创作基地’——商洛”、“贾平凹与丹凤文化建设”主题,对贾平凹的文学成就和创作特色,以及其作品的时代价值进行了深入评价与探讨。本次大会的研讨总结称,多年来,学术界对贾平凹的研究较多集中在其作品上,对于他创作的整体性研究较少,这次研讨会以“贾平凹与中国当代文学”为命题,在全国性学术范围内研究贾平凹的整体创作,具有重要的学术意义。在贾平凹的故乡举办全国性的学术研讨会尚属首次,特别是会议期间各位专家学者前往贾平凹先生的故乡丹凤县棣花镇进行实地考察,丰富了大家对贾平凹成长环境与创作源头的切身体会,使商洛的真实面貌与贾平凹先生的文学创作,在研究者的心目中建立起了互文性联系。(作者 李聪)

贾平凹:我的故乡是商洛
http://www.slrbs.com  2014-11-11 11:24:11  商洛之窗

      编者按    近日,商洛学院举办“贾平凹与中国当代文学全国学术研讨会”,商洛籍著名作家、省作协主席贾平凹在会上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本网特予发表,以飨读者。
      人人都说故乡好。我也这么说,而且无论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说起商洛,我都是两眼放光。这不仅出自于生命的本能,更是我文学立身的全部。
       商洛虽然是山区,站在这里,北京很偏远,上海很偏远。虽然比较贫穷,山和水以及阳光空气却纯净充裕。我总觉得,云是地的呼吸所形成的,人是从地缝里冒出的气。商洛在秦之头,楚之尾,秦岭上空的鸟是丹江里的鱼穿上了羽毛,丹江里的鱼是秦岭上空的脱了羽毛的鸟,它们是天地间最自在的。我就是从这块地里冒出来的一股气,幻变着形态和色彩。所以,我的人生观并不认为人到世上是来受苦的。如果是来受苦的,为什么世上的人口那么多,每一个人活着又不愿死去?人的一生是爱的圆满,起源于父母的作爱,然后在世上受到太阳的光照,水的滋润,食物的供养,而同时传播和转化。这也就是之所以每个人的天性里都有音乐、绘画、文学的才情的原因。正如哲人说过,当你看到一朵花而喜爱的时候,其实这朵花更喜欢你。人世上为什么还有争斗、伤害、嫉恨、恐惧,是人来的太多空间太少而产生的贪婪。也基于此,我们常说死亡是死者带走了一份病毒和疼痛,还活着的人应该感激他。我爱商洛,觉得这里的山水草木飞禽走兽没有不可亲的。这里的不爱为官为民摆摊的行乞的又都没有不是好人。在长达数十年的岁月中,商洛人去西安见我,我从来好烟好茶好脸好心地相待,不敢一丝怠慢,商洛人让我办事,我总是满口应允,四蹄跑着尽力而为。至今,我的胃仍然是洋芋糊汤的记忆,我的口音仍然是秦岭南坡的腔调。商洛也爱我,它让我几十年都在写它,它容忍我从各个角度去写它,素材是那么丰富,胸怀是那么宽阔。凡是我有了一点成绩,是商洛最先鼓掌,一旦我受到挫败,是商洛总能给予藉慰。
      我是商洛的一棵草木,一块石头,一只鸟、一只兔,一个萝卜,一个红薯,是商洛的品种,是商洛制造。
      我在商洛生活了十九年后去的西安,上世纪80年代我曾三次大规模地游历了各县,几乎走遍了所有大小的村镇,此后的几十年,每年仍十多次往返不断。自从去了西安,有了西安的角度,我更了解和理解了商洛,而始终站在商洛这个点上,去观察和认知着中国。这就是我人生的秘密,也就是我文学的秘密。
      至今我写下千万文字,每一部作品里都有商洛的影子和痕迹。早年的《山地笔记》,后来的《商州三录》《浮躁》,再后的《废都》《妊娠》《高老庄》《怀念狼》,以及《秦腔》《高兴》《古炉》《带灯》和《老生》,那都是文学的商洛。其中大大小小的故事,原型有的就是商洛记录,也有原型不是商洛的,但熟悉商洛的人,都能从作品里读到商洛的某地山水物产风俗,人物的神气方言。我已经无法摆脱商洛,如同无法不呼吸一样,如同羊不能没有膻味一样。
     凤楼常近日,鹤梦不离云。
     我是欣赏荣格的话:文学的根本是表达集体无意识。我也欣赏生生不息这四个字。如果在生活里寻找到、能准确抓住集体无意识,这是我写作中最难最苦最用力的事。而在面对了原始具象,要把它写出来时,不能写得太熟太滑,如何求生求涩,这又是我万般警觉和小心的事。遗憾的是这两个方面我都做得不好。
     人的一生实在是太短了,干不了几件事。当我选择了写作,就退化了别的生存功能,虽不敢懈怠,但自知器格简陋,才质单薄,无法达到我向往的境界,无法完成我追求的作品。别人或许是在建造故宅,我只是经营农家四合院。

我在书房悬挂了一块匾:待星可披。意思是什么时候星光才能照着我啊。而我能做到的就是在屋里安了一尊佛像和一尊土地神,佛法无边,可以惠泽众生,土地神则护守住我那房子和我的灵魂。(贾平凹)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