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鄄城东方树的博客

千年古鄄千年风,万里黄河万里情。——题记

 
 
 

日志

 
 

汪忧草:脑瘫女诗人余秀华何以感动中国  

2015-01-20 12:26:56|  分类: 文化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汪忧草:脑瘫女诗人余秀华何以感动中国

2015-01-20 10:16
来源:荆楚网        T|T字号:汪忧草:脑瘫女诗人余秀华何以感动中国 - 东方树 - 鄄城东方树的博客打印

  家住湖北钟祥市石牌镇横店村的农民诗人余秀华在网络上火了。最近几天,余秀华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我爱你》、《在打谷场上赶鸡》等诗歌及随笔,在微博微信等地激起一波阅读和转发热潮。再早一些时候,她的诗作接连在全国知名诗刊上发表,被邀请到北京一所大学参加诗歌朗诵活动,也被《人民日报》等主流媒体关注报道。(1月19日《长江商报》)

  先天性脑瘫余秀华在高二时辍学回老家,从此生活在农村,每天忙于烧火做饭、扫地喂猪,以及春秋季节的看稻场剥棉花,在清贫中却坚持写诗16年,最终被大众所识。这是她的幸运,也是中国文学之幸。

  “顺其自然,以我的笔写我的心。我永远都是一个朴素的女子,我不知道能不能写出绚丽的文字,可是这一生能与文字结缘,是多么幸运。”这是余秀华的自白,也是她的诗最打动人心的地方。这些年,我们见识过“梨花体”的卖弄,也见识过“羊羔体”的乖张,但时过境迁,这些诗作却让我们兴味索然。而余秀华则不同,她把一颗诗心展现在诗歌的字里行间,没有矫揉造作,没有高深的玄理,而是“我手写我心”,用平实的语言来发抒真情实感,这样的真实自然让人眼前一亮。

  古时候,“古者天子命史采歌谣,以观民风”,所以有“采诗官”一职,在农忙时到全国各地采集民谣,由周朝史官汇集整理后给天子看,目的是了解民情,据说《诗经》就是这么来的。今天是信息时代,自然不需要什么“采诗官”,各种自媒体上到处都是“原生态”的民情民意,诗歌在“浅阅读”时代的落魄也许与这种时代背景不无关系。但这并不是说,诗人就应该自甘堕落,甚至满足于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发抒自己的小众情绪,而忘记了诗人的职志:为时代采风。

  如果说诗人北岛的《回答》一诗,是文革后“迷茫的一代”中国人的生动写照,诗人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一诗是改革开放之初国人理想主义的写真,那么,余秀华的这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就是当下中国的“素描”。

  诚如鲁迅点评《红楼梦》让“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 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在这首十四行的《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的“文本”里,有人看到淫荡,有人看到抄袭,而我却看到当下中国的“国风”:人们对真情的渴望,对自我的坚守,对“灵与肉”的美好想象。或许,诗人从普珉的一首诗作里获得了某些灵感,但余秀华这首诗比普珉的那首诗境界要高远得多,而且“我”在诗中已不再是一个情男欲女的“小我”,而俨然是美丽中国的代言人。

  或许,媒体和读者更愿意在解读余秀华之前给她贴上“脑瘫诗人”、“底层”的标签,而且显而易见的是,她身体上的疾病——脑瘫,也确实引起人们的同情。但在我看来。她之所以感到中国,其实是那种发自内心的、不加修饰的真实感受,恰恰也是我们自己对生活的感悟。她通过诗歌,说出了我们自己想说的话。

  稿源:荆楚网

余秀华 为什么这样红
  时间:2015-1-20 2:33:24来源:东方今报

余秀华这个名字突然在微信上处于刷屏状态

    尤以《余秀华: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

    和《什么是诗歌?余秀华——这个让我彻夜不眠的诗人》两条为最

    许多人对她倍加赞赏,甚至把她形容为“中国的狄金森”

    其实,余秀华的爆红不过又是一场舆论与大众不经意的合谋……作为一个农民诗人和脑瘫患者,余秀华真正进入公众视野,受益于拥有几亿用户的微信等新媒介的传播。传统媒体的推波助澜,是余秀华迅速进入公众视野的重要路径。即便是在微信等新媒介迅猛发展的今天,传统媒体(包括其新媒体应用)仍是新闻热点的制造者和催化剂。

    楔子

    余秀华的新浪博客名叫“云端梦呓”。2014年12月17日,她参加在北京举行的一场诗歌朗诵会后,回到湖北钟祥市石碑镇横店村八组的家里。两天后在“云端梦呓”发表《北京之行略记》,最后一句话是:“我希望我写出的诗歌只是余秀华的,而不是脑瘫者余秀华,或者农民余秀华的。”

    3年前,2011年9月30日,时任荆门人民广播电台台长的李书新在荆门论坛上实名发帖,帖子名字就叫《记者走基层:走近脑瘫农民女诗人余秀华》。是脑瘫者,也是农民。

    李书新这样写道:“她挣扎着,上网,敲打着这个社会的门窗。她知道她要什么,她想更多地与社会亲近。”

    而在这两天,独自挣扎和敲打了十几年的余秀华遭遇了整个社会的“亲近”。“一夜之间,余秀华的诗在微信上爆红,一天之后,她家小小的院子里,已经挤满了采访的记者,还有慰问的领导……因诗歌而来的喧哗,在这一天有变成骚动的表演之危险。”日前,记者试图与多位诗人聊起此事,对方都急忙说:“你们别去了,人家家里的兔子都快死光了!”

    孤独

    一开始,她希望亲近外界,但又觉得,乡间的植物最幸福

    2011年的那次探访显示,当时,余秀华作为诗人已经在某些论坛上小有名气,不过影响力有限。

    2011年秋天,根据李书新和随他同行的记者杨新星的观察,余秀华的生活是宁静的,虽然孤独。

    “余秀华的家靠近村公路,有一条碎石路连着她家。碎石路两旁长满蒿草,间或一株两株南瓜、豆角什么的。余秀华说,这些乡间的植物最为幸福,它们享受着最好的阳光,一点一点享受,一点一点老去也值。”李书新的眼里似乎满是诗意:“深秋了,余秀华家里的稻场干干净净,庭院干干净净,她简陋的房间干干净净。”

    不过文章也明显在强调着一种孤独感:“我们围坐在一起,帮助余秀华剥棉花。其双亲年近七旬,这些天还在帮别人家打场。余秀华干不了其他农活,就和奶奶剥棉花;其奶奶年逾九旬,精力不济。祖孙二人亦少话语。”

    据日后媒体的访谈和报道,38岁的余秀华前半截人生可以概括为:因出生时倒产脑缺氧而造成脑瘫,高二辍学后便在家里安排下结婚生子。目前儿子在武汉读大学,她与年迈的父母相依为命,没有收入,甚至需要年迈的父母照顾。

    在聊天中,余秀华不止一次跟来人提到自己的孤独:“在家跟父母没什么交流,儿子有什么话也不太跟我交流。”

    还好,她认识了诗歌。她在博客上写,在论坛上写。

    亲近

    终于被人发现了才华,她却感到了疲惫

    刘年在《诗刊》推出余秀华时还没见过余秀华:“为了写这篇文章,做了简短的采访。电话里,她咬字不准,于是改作QQ聊天。她的智商不仅不低,反而很高”。

    2014年,在余秀华独自写下了2000多首诗后,亲近的机会来了。《诗刊》编辑刘年发现了余秀华的诗。

    关于余秀华何时开始写诗,凤凰网说她“从2009年到现在,写了近2000首诗”。《人民日报》说写了16年:“1998年,余秀华写下了她的第一首诗《印痕》。”

    但后来余秀华否认了这个说法。她回答记者关于“第一次发表诗歌”的问题时说:“以前有媒体这么问过我,我说是1998年写了《印痕》,那是我临时编出来的。我也想不起来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写诗,什么时候开始发表,别人非要问我,我就说了一个。”

    至于为什么写诗,她对这个问题似乎也感到疲惫。“没有什么契机,真的没有,想写就开始写了。”

    在《诗刊》配发的自述《摇摇晃晃的人间》里,余秀华也许是深思熟虑过的:“当我最初想用文字表达自己的时候,我选择了诗歌。因为我是脑瘫,一个字写出来是非常吃力的,它要我用最大的力气保持身体平衡,左手压住右腕,才能把一个字扭扭曲曲地写出来。在所有的文体里,诗歌是字数最少的一个,所以这也是水到渠成的一件事情。”

    刘年对余秀华的认同,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来源于她的出身和周遭:“我也是农村长大的,因为也曾不管不顾,也曾痛彻心扉。”

    拥抱

    想和每一个人拥抱

    又明白写诗是一个人的事

    “字都认识,但不知道她写的啥。”一个村民对蜂拥而至的记者说。余秀华明白,在横店村,自己没有读者。对此她也坦然:写诗,本来就是一个人的事。

    《诗刊》介绍余秀华后,又将她的诗和随笔在《诗刊》博客及微信发布,激起了更大范围的一轮阅读和转发。

    之后,余秀华受邀参加“摇摇晃晃的人间—余秀华、秦兴威、小西、红莲、老井诗歌朗诵会”。朗诵会在北京的中国人民大学举行。余秀华与其他几位农民、快递员、矿工、理发师诗人一起,进入了媒体的视野。

    那次朗诵会后,《人民日报》和凤凰网大篇幅报道了余秀华。凤凰网记者在第一次见到余秀华时,想起她在一首诗中曾说:“陌生人,请抱一抱我,不要问我冷不冷”。所以,这位记者见到她第一句话是:“余姐,抱一抱你,不问你冷不冷。”

    余秀华对拥抱有着一种比常人更特殊的认知。回到家后,她为北京之行写的博文,名字就叫:《想拥抱每一个你—北京之行略记》。这篇博文的背景音乐,是赵鹏版的《感恩的心》。

    她记下与刘年之间的点滴:“我去的时候,也是刘年接我,他去早了,在寒风里冻了一个多小时……几天里,他总是抢着背重的东西……最叫我开心的是我走的时候,我们拥抱了一下。”她说,刘年慢慢教会自己怎样做人,做一个更好的人。

    而刘年曾为余秀华如何做人的自述吃惊:“余秀华说她经常骂人,我略吃了一惊。很想知道她是怎么骂的。”余秀华透露,有人说她性格有缺陷,而她认为自己不偷不抢,不趋炎附势,只是爱说真话而已。

    喧哗

    她一一笑脸相迎

    却不肯给记者留电话

    有人称余秀华是中国的艾米丽·迪肯森。对此评价,余秀华呵呵一笑:“我不认识她”。

    但最近,诗歌从一个人的事,变成了流行。

    而她比谁都清醒:“不用多久,我就会回归到以前的状态。之前我的博客只有200个粉丝,现在已经有2000多个了。我会有越来越多的读者,但是真正理解我的人、懂我诗的人,全世界可能只有一两个。”

    《诗刊》发表余秀华的诗后,给她寄来了1000多元稿费。之后,有两家以上的出版社跟她联系,希望可以为她出版诗集。

    而真正的病毒式爆发在本月15日。余秀华这个名字突然在微信上处于刷屏状态,尤以《余秀华: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和《什么是诗歌?余秀华—这个让我彻夜不眠的诗人》两条为最(其实内容为同一篇文章)。

    16日、17日两天,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堆满了余家的小院,余秀华一遍又一遍地微笑着回答着相同的问题。

    也是从这个时候开始,即便是面对面,余秀华也不愿给出自己的电话号码。与她认识或有关的编辑、诗人纷纷婉拒媒体的采访要求。

    去年夏天,第一次在QQ上聊天后,刘年眼里的余秀华是这样的:“她的内心,没有高墙、铜锁和狗,甚至连一道篱笆都没有,你可以轻易地就走进去,然后,可以放心大胆聊她的脑瘫,聊她的丈夫和孩子,聊她的爱情观,聊她的被打。”

    可是,如今,许多人感受到了余秀华内心的墙。

    聊天

      “我的身份顺序是女人、农民、诗人”

    记者:有人对你关注,是因为你的遭遇,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余秀华:这样会把诗歌给推到后面,把身体(残疾)推到前台,把苦难放在诗歌前面是不对的,本末倒置了。我不喜欢别人给我贴标签,“脑瘫诗人”“农民诗人”等,任何标签都有局限性,而每个人都是丰富的,写的诗也是不一样的。我不回避“脑瘫”的事实,但希望人们更多去关注我的诗。

    记者:那首《穿过大半个中国去睡你》,你觉得这首诗是最好的吗?诗中的“你”有原型吗?

    余秀华:我觉得这首诗写得并不好,我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火起来。诗里的“你”没有原型,也真的没有对象。他可以是所有人,也可以是某一个人。我以前喜欢在QQ群里、论坛里逛,大家都来自天南海北,有时候开玩笑就这么写。

    记者:你的诗歌里面出现过“红嘴唇”“高跟鞋”这样的意象,你曾希望有这样的打扮吗?

    余秀华:高跟鞋、红嘴唇会使女人很有范,我喜欢别人化妆,但是我从来不化妆,能吃得饱穿得好就行。

    观察

    社交媒介成就了余秀华神话

    余秀华的人生故事就是一部励志片,当一个照片上看起来显得有些土气,而气质又略显张扬的“中国版”海伦·凯勒出现在面前,哪怕她不是一个诗人,也很容易打动人们的内心。

    这几天,微信朋友圈纷纷在转发湖北农民女诗人余秀华的诗作。许多人对她倍加赞赏,甚至把她形容为“中国的狄金森”。

    余秀华为什么会这么红?这是很多人发出的疑问。其实,这不过又是一场舆论与大众不经意的合谋。这一切看似不无偶然,实则暗合了媒体议程设置与大众流行的若干规律。只要看明白这些规律,对余秀华何以忽然受到热捧,也就不会感到意外。

    作为一个农民诗人和脑瘫患者,余秀华的诗作首先是被国内著名刊物《诗刊》所推介。但她真正进入公众视野,则受益于拥有几亿用户的微信等新媒介的传播。传统媒体的推波助澜,是余秀华迅速进入公众视野的重要路径。即便是在微信等新媒介迅猛发展的今天,传统媒体(包括其新媒体应用)仍是新闻热点的制造者和催化剂。一个脑瘫患者、农民、女诗人,这些元素十分符合传统媒体报道偏好,可向读者提供一种充满反差却又具有正能量的阅读冲击力。首先发现余秀华具有报道价值的媒体,无疑有着敏锐的新闻嗅觉和话题制造能力。

    但不管微信和传统媒体的信息传播能力多强,这仍不是余秀华走红的全部重点。关键还要看大众审美偏好及其赏鉴水平。余秀华诗作一开始在微信等社交媒介被自发传播,本身表明她拥有被广泛认可的潜质。

    事实也是如此。余秀华的人生故事就是一部励志片,而在微信上传播最为广泛的就是那些或真或假的“心灵鸡汤”。

    何况,余秀华的诗作清新易懂,偶尔有点夸张和大胆想象,这更迎合了大众的审美水平。可以说,任何进入大众流行舞台的诗歌,首先都必须符合通俗易懂这一特征。无论是汪国真、席慕蓉,还是北岛、余光中,都逃不过这个大众传播规律。

    好在余秀华本人对这一切抱着清醒的态度,没有在这场众声喧哗面前失去判断力。从某种意义上讲,诗歌是余秀华抵抗现实或者逃避现实的一件武器,是她想象中的个人王国,否则很难将其诗作与个人生存状况关联在一起。因此,人们或许不该过多地去打扰她的这种美好想象。

    据成都商报 南方都市报 新京报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