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鄄城东方树的博客

千年古鄄千年风,万里黄河万里情。——题记

 
 
 

日志

 
 

“天下第一街”揭贾平凹故乡棣花镇之谜  

2015-01-30 10:08:54|  分类: 文化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天下第一街”揭贾平凹故乡棣花镇之谜

宋金街 贾平凹故乡棣花镇之谜

发稿时间:2015-01-30 07:19:00 来源: 人民网-人民日报 中国青年网 我要评论

  原标题:棣花镇之谜

我发现贾平凹的家乡丹凤棣花镇,居然是一处神妙的地方。

  那天我们去棣花镇,走进一处正在恢复的宋金古街,大约有二三百米长,两边的门面房相对而立,街面还没有油漆,泛着原木的色泽。显然修缮工程正在收尾,街道上随处可见零零散散的建筑垃圾和房屋构件。但在主人绘声绘色的言辞里,我们眼中便自然浮现出街道开张以后,铺面林立张灯结彩的繁华来。

  我好像突然有了疑问,这条古街为何称为“宋金街”呢?

  棣花人的回答让我颇感惊讶,这条街竟始建于一千年前的宋金时期,当时绍兴十二年在这个名叫棣花的地方,发生了“宋金议和”事件,从此以棣花旁边的陈家沟河为界,西北归金,东南属宋,也就是说宋朝把古商洛一半土地割让给了金人。可是,边界两边的百姓并不理会这些限制,提篮小卖天天发生,最早这儿可能就是一个小商贩的集聚地,后来商家们看这个地方是管控的模糊地带,又平安无事有钱可赚,便搭起了茅屋商棚。宋人在宋界搭,金人在金界搭,从此便形成了一个固定的集贸市场。但商家的吆喝声总朝着对面嚷嚷,赶集人也总喜欢去瞅对面的山货,连那金朝的母鸡也会跑到宋朝抱窝下蛋,宋朝的山羊也会溜到金国寻伴吃草,这里也就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热络起来,神妙也就从此开始酝酿了。这让人想起曾经盛行一时的深圳“中英街”,但那中英街可没有这般古老,在国内的文化遗产里大概仅此一例吧。

  如此,宋金街可谓天下第一街了。

  我于是打问有关这条街的其他遗存,应者摇头。再问古镇可有寺庙护佑?有人手指宋金街的尽头。我顿时来了兴趣,紧走几步来到一座庙前。只见庙门很小,与乡间大户人家的院门差不多,门楣上有贾平凹书写的一块小匾“二郎庙”。而庙里正在大兴土木,方的扁的木料和零乱的沙石,把个小小院落堆得满满当当,几个工匠正忙碌着手中的活计,唯不见蓝衣灰衫的出家人。但我依然感觉到这个小庙有点特别,平常进到庙里,迎面会是一个大殿,绕过去又是一个大殿,会呈一字型向纵深摊开。但这个小庙,迎面是两个并列对称的大殿,其实称其为“大殿”,实在是庙里只有这两个并列的殿,每殿约有三十多平方米,形制基本一致,面朝大门开着,站在殿外可见里边供奉的彩塑神像。

  再上下打量,这两个“大殿”的颜色居然各异,东边的殿顶是黄色琉璃瓦,西边的殿顶是绿色琉璃瓦,似与周边的青山绿荫相互衬映,又格外地显出了差别来。我想这极可能是宋金街延伸过来的遗迹,那时两边百姓本是一朝人,生生地分为两国,但民众的信仰却是一致的。于是当地乡绅在宋金街繁华以后,便修建了这个土地庙,以镇妖辟邪护佑苍生。果然棣花人告诉我,当时这里只建了黄殿,供奉的是秦朝治水成神的李冰次子“李二郎”,祈盼能镇住汉江水患。进入明代以后,棣花人似乎依旧对金人的统治耿耿于怀,便改为供奉杨家将杨二郎的神像了。到了清代,棣花人又突发奇想,紧邻黄殿修建了一个供奉三国关羽的绿殿,以期用关公的神威能镇住盗匪贼寇。

  天哪,在黄绿两个大殿的中间,居然还看到一方界碑,上面刻着“清嘉庆二十年吉日”八个大字,昭示着历史曾经在此分而治之。琢磨这个碑用心巧妙,既回避了一段难堪的历史,又有为宋金街立传的意蕴,看来这棣花镇可真是陕西一宝呢。我于是大呼小叫起来,问这方石碑是古迹还是今人的臆造?棣花人回答,我们已准备用玻璃把碑罩起来了。

  我想,这棣花古街是一定热闹过的,那时两边的百姓共进一街,你呼我唤,背米而来,携菜而归;又共进一庙,烧香磕头,求神显灵,祈祷丰登。走在街上大家还知晓这边的杂铺属金国,那边的茶店归宋朝,而进到庙里人们便聚合起来,忘我地拜倒在二郎神的膝下,又是作揖又是磕头,返身回乡又放声高歌,引得山溪也哗啦啦地应和起来。

  好个其情也融,其景也美矣。

  后来宋金合一,棣花镇的作用就日渐式微,逐渐演变成商洛山里一个普通的古镇了,曾经的繁华边城也成了久远的记忆。但这个记忆在棣花镇顽强地存留下来,一有机会便要表现一番,以至到了清代人们渴望“复古”的想法已难以抑制,便在二郎庙老殿旁复建了一个新殿,还在两殿中间竖起一块纪念宋金街的石碑,算是把棣花古镇的故事演绎到家了。但是,人们这个善良的愿望并没能应验,棣花镇还是在一天天萎缩,几乎萎缩成商洛山坳里毫无特色的村落。

  终于到了二十一世纪,发展的热潮一浪高过一浪,这里又出了个蜚声中国文坛的人物,人们开始重新审视这个小镇,开始谋划宋金边城的复兴。然而,人们深入考古搜寻竟发现这个棣花镇居然古老得一塌糊涂,春秋时就是秦楚交往的必经之路,汉唐时这里是官家进京歇脚的驿站,那位把皇家爱情演绎得淋漓尽致的白居易就在这儿做过一帘幽梦,后来唐末兵荒马乱,驿站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而后宋金街的繁荣应是那个特殊时代的偶然,却可惜那个短暂的繁荣随着宋金对峙的结束,也消匿得只剩蛛丝马迹了。

  终于在甲午马年的春季,这里的百姓因循旧迹又把宋金街修葺一新,渴望浓重展示八百年前的模样,还营造出一个三千亩的棣花园和典雅的书院。正是繁花戏拥古木,新瓦笑抚老屋,历史和现实在这里紧紧拥抱。新古镇开张当天,真是人山人海,把棣花人准备了一季的鸡蛋、挂面都吃光了。人潮退去,光清理的垃圾就运了十几卡车。今天的棣花人是幸福的,他们有繁华的记忆,必然会有如梦的未来。

  这棣花镇真是神妙啊,完全可以凭此做篇大文章的。我卖弄地把此想法告诉商洛的朋友,他们竟然早已动了脑筋,要以此为中心打造一个商於古道景区来,吸引人们到这里来探寻棣花镇的古韵新风,也探寻贾平凹成长为作家的秘密。

  宋嵩制图

  《 人民日报 》( 2015年01月29日 24 版)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