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鄄城东方树的博客

千年古鄄千年风,万里黄河万里情。——题记

 
 
 

日志

 
 

汤计:“从没想到这个案子成就了我”  

2015-02-10 12:27:26|  分类: 社会万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汤计:“从没想到这个案子成就了我”

2015-02-10 10:14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作者:苏晓明377次点击:我要评论

2015年02月10日 - 东方树 - 鄄城东方树的博客有人说,“呼格吉勒图案”的平反, 是汤计作为体制内记者的一次胜利,对此,案件重审推动者、新华社记者汤计颇为不解:“体制内体制外,又能有多大区别?”


新华社内蒙古分社高级记者汤计。

  2015年1月22日,新华社社长、党组书记蔡名照为汤计颁发了个人一等功的奖章和证书,以表彰汤计为呼格吉勒图案的重审所做出的贡献,这几乎是新华社记者的最高荣誉。

  “呼格案”平反之后,汤计有了另外一个称呼——“内参记者”。他的生活也发生了变化,上电视节目,参加媒体峰会,作报告,接受采访,应接不暇。

  “从来没有想到这个案子最终成就了我。”汤计说,他不遗余力地推动呼格吉勒案重审,只是出于最原始的正义感和慈悲心。

  呼格吉勒图案发生在1996年。嫌疑人呼格吉勒图被怀疑犯有流氓罪和杀人罪,抓捕、取证、审问、公诉、一审、二审,所有司法程序在62天内进行完毕。呼格吉勒图被判死刑。那时他刚满18岁。

  出于偶然,新华社内蒙古分社记者汤计得知此案,了解到呼格吉勒图可能是被误判,而真凶另有其人。从2005年起,他连续发了五份内参,借着新华社独有的管道,直接向中央反映呼格案,每份都得到了中央高层的批示。

  2014年11月20日,呼格案终于宣布启动重审程序。12月初,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撤销原判,判决18年前被判处死刑的呼格吉勒图无罪。

  “9年来,这件事一直是我的心病,现在终于有了结果,不管是对呼格吉勒图家人还是对我自己,都算有了一个交代。”汤计说。

  “好记者一定得是好人”

  汤计今年58岁,身高1米83,身材魁梧,声音洪亮,身上有一股耿直、爽朗的气质。他从小家境贫寒,父母都是农民,目不识丁,因此读书一直是他的梦想。但时运不济。文化大革命断送了他的学业。1971年,汤计年仅15岁,就托关系进入天津大港油田。在人事关系上,他是一名钳工。但他实际的工作是在体工队打排球。

  没有完成学业一直是他的遗憾。因此,1978年高考恢复以后,他就想方设法考进了新华社主办的中国新闻学院。毕业后,他顺理成章进入新华社山西分社,1989年又调到内蒙古分社,专做政法报道,一干就是20多年。但接触“呼格案”,其实非常偶然。

  当呼格吉勒图父母得知,内蒙古公安抓到了一个人,承认自己是“呼格案”真凶时,找到了内蒙古颇有名气的律师何绥生,希望能代理申诉。何绥生查阅案件资料后觉得,通过个人的力量、依靠申诉来翻案太难了。他于是支招:去找新华社记者汤计。

  在内蒙古司法界深耕多年,汤计积累了不少人脉。他从警方朋友那里证实了老两口听到的消息,公安部门确实抓获了一名凶杀案嫌疑人,名叫赵志红,他供认呼格吉勒图案系他所为。

  汤计回忆猜测得到证实后的心情:“你想想,当初被枪毙时,呼格吉勒图刚满18岁,被五花大绑,被当做凶手枪毙,但案子不是他干的,他该多么无助。”

  “一个好记者一定得是好人,你不是好人,就不会有同情心,不会有慈悲心。有了同情心,你才会有明辨是非的思想、能力,才有做事的动力。”汤计说,他下定决心管这件事。

  五篇内参直达中央

  2005年11月,汤计发送了第一篇内参《内蒙古一死刑犯父母呼吁警方尽快澄清十年前冤案》。这篇内参很快得到中央有关领导批示。2006年3月,内蒙古政法委正式成立“呼格吉勒图流氓杀人案”复查组。当年8月,汤计得到消息,复查已有结论:当年判处呼格吉勒图死刑的证据明显不足。

  然而,2006年11月28日,突然有人向他传递消息说:赵志红案已完成一审,但没有公开审理,赵供述的10件命案,只起诉9件,唯独没有与“呼格案”相关的毛纺厂命案。

  汤计注意到了这一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立即写了第二篇内参《呼市“系列杀人案”尚有一起命案未起诉让人质疑》。很快,这篇内参也得到了批示。

  汤计的焦虑便锁定在赵志红身上。赵志红已审理完毕,尽管少了一件命案,依法仍能判处死刑。然而赵志红一死,“呼格案”可能便永无大白天下之日。

  幸运的是,赵志红案没有继续进行审理。自一审开庭后,他在看守所等待了8年多。

  “如果他们想隐瞒,当时就能把这案子按死。”汤计说,这个案子遇到很多有良知的警察,遇到了政法委书记宋喜德、常务副书记胡毅峰等开明领导,能走到今天,并不是依靠他一个人的力量。

  2007年,汤计系统地梳理了之前的材料,写了第三篇内参:《死刑犯呼格吉勒图被错杀?——呼市1996年“4·09”流氓杀人案透析》,由于内参通常不宜过长,此文分为上下两篇。

  不过收效甚微。经过了解,汤计认为案件重审进程卡在了自治区高院。“政法委开会研究(呼格案),高院派来的代表就是当年的审判长,他本应回避才对。”

  此时,是2007年11月。紧接着,碰上了领导班子换届。之前主导复查此案的领导中,检察长刑宝玉和政法委副书宋喜德退休,政法委副书记胡毅峰调任自治区人大常委会秘书长,新任领导都对这块“烫手山芋”避而远之。

  汤计说那段日子最难熬。内参写多了,领导也头疼;他开始联络市场化媒体,寻求体制外媒体的支持。

  随着各路媒体的跟进,此案在网络上形成了舆论热度。汤计据此写了第五篇内参:《呼格吉勒图案复核六年后陷入僵局,网民企盼真凶早日伏法》。

  恰好此时,胡毅峰从自治区人大调到内蒙古高院担任院长。胡此前就曾推动呼格案复核,调任高院院长后,迅速推动内蒙高院成立了五人复核小组,案件复核进入新的阶段。

  随着四中全会发布《依法治国若干问题的重大决定》,呼格吉勒图案再次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再审程序顺利启动。“这是全国媒体共同监督的典范。”汤计说。

“如果未能平反,我会终生谴责自己”

  作为生在红旗下、长在红旗下的那代人,一个普通农民家的儿子,汤计身上仍具备鲜明的时代特征。说到刚从中国新闻学院毕业的心情时,他会说,“就是想做个对国家有用的人”;谈到作为一名新闻老兵的体会,他说首先要在“党的领导下”。排球运动员的经历也磨练了他的意志。“那时候,每输一场比赛,大家马上分析原因,输了一定要赢回来。”

  正是靠着这股劲儿,汤计坚持了9年。有人说这是汤计作为体制内记者的一次胜利,对此他颇为不解:“体制内体制外,又能有多大区别?”他觉得,当记者的第一要务是解决问题,“这有时比报道新闻重要。”

  像李三仁夫妇一样找汤计反映情况的人不少,但汤计说,如果能通过自己的关系解决,他一般不会写稿。那个时候,他不再是单纯的记者,而是充当社会问题协调员的角色。

  他也这样鼓励李三仁夫妇:“铁打的衙门流水的官,碰到好官就翻了。”但当有人邀请他走仕途时,他又拒绝了。他说自己太随性,做不了官。

  他的价值观看起来是有些老套、官本位和不合时宜的,然而呼格吉勒图案的平反,却又证明这一套是符合实际的。他为呼格吉勒图案设计好了洗冤之路:先利用内参,后通过舆论造势。理论是:通过内参,直达上层,有批复,就形成自上而下的要求,对执行者形成的压力更直接也更有力;外部舆论配合内力,内外呼应,缺一不可。

  这固然是一场记者舆论监督的胜利,但换个角度审视,这场胜利是无法复制的。

  无论如何,坚持9年,仍然是一个常人无法启及的使命。汤计说,9年间他也问过自己,是否还要坚持下去。但他也时常提醒自己,已经坚持了这么久,如果呼格吉勒图案最终仍未能平反,他可能会终生谴责自己。

  “但我只能做一次这样的事。”汤计说,“我马上要退休了,用这样一件事来结束我的新闻工作者生涯,我很满意。”★

  【人物介绍】汤计

  新华社内蒙古分社高级记者,呼格吉勒图案再审的推动者之一。2014年12月15日,被枪决18年后,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宣布:呼格吉勒图无罪。

责任编辑:张白烨
  评论这张
 
阅读(3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