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鄄城东方树的博客

千年古鄄千年风,万里黄河万里情。——题记

 
 
 

日志

 
 

“太平号”海难死了近千人(史海钩沉)  

2015-03-12 16:41:12|  分类: 史海钩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放前夕逃往台湾 摸黑航行撞船沉没
“太平号”海难死了近千人(史海钩沉)
熊鹰
“太平号”海难死了近千人(史海钩沉) - 东方树 - 鄄城东方树的博客
  台湾著名音乐家吴漪曼女士在中央音乐学院纪念吴伯超先生百年诞辰音乐会上致辞。

  1949年,经历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之后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般横扫大江南北,国民党政府则溃不成军,节节败退。为了逃避战乱,国民党内一些人纷纷携家带口逃往台湾和海外。仅1949年至1950年间,前往台湾的就约有200万人之多。
  1949年元月27日子夜,一艘名为“太平号”的客货轮,满载近千名逃难者和2000多吨物品,从上海港出发前往台湾基隆。28日凌晨3时,“太平号”在浙江舟山群岛海域与江苏无锡面粉大王荣氏家族荣鸿元所拥有的一艘货船———装载着煤炭及木材的“建元号”货轮相撞,两船都先后沉没,近千名乘客绝大多数葬身鱼腹。其中包括著名音乐家吴伯超、现刑事鉴定专家李昌钰的父亲李广南和曾在海南岛代表国民政府接受日本投降的王毅将军等知名人士。
  摸黑航行,近千人丧生
  “太平号”属于蔡天铎(今台湾著名作家蔡康永之父)当时在上海经营的中联船舶公司。中联船舶公司曾显赫一时,经常为蒋介石提供专轮。
  “太平号”也算豪华级,其上设有甲乙丙三种舱位,可容纳1000多人,船上配有餐厅、酒吧和娱乐室。此前“太平号”一直往返于大陆与台湾之间,是上海至基隆的重要海上交通工具。
  1949年元月27日,也是农历除夕前一天的夜晚,总排水量2489吨的“太平号”除当天在上海搭载乘客及船员总共932人外,还载上了国民政府中央银行重要文件1000多箱。其中银行秘书处文卷231箱,会计处文卷账册297箱,国库券文卷账册231箱,业务局文卷账册231箱,理事会、监事会文卷各3箱,人事处文卷47箱,发行局文卷账册87箱等等,共计1317箱;还有东南日报社全套印刷设备、纸张及相关资料100多吨,钢材600多吨。“太平号”已经满员超载。
  当时大陆局势混乱,为避免船只在黑夜被解放军拦截检查,国民党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发布海上戒严令,要求所有船只不得夜间航行。但许多轮船公司仍照常在黑夜开船,只是航行过程中都不开灯。
  “太平号”定期出航,每个星期从上海到基隆往返两次。1949年元月27日晚间开往基隆的“太平号”,原预计晚上6时出发,后来因为要等待中央银行将一大堆银元及大批文件搬运上船,只好将出发时间向后推延。
  “太平号”出港后也没有开灯,在海上摸黑航行。元月28日凌晨3时,在浙江舟山群岛附近海域北纬30.25度、东经122度处,“太平号”与同样摸黑航行的“建元号”货轮相撞。“太平号”的船头直接切入“建元号”轮腰部第二货舱后,承载了2700吨煤炭和木材的“建元号”轮立刻沉没,除三位管轮和一名水手被“太平号”救起外,包括船长在内的72名船员都落水身亡。“太平号”也因此严重受损,原以为还可以支持下去,于是竭尽全力往就近沙滩靠近,以减少伤亡。在艰难支撑了短短15分钟后,“太平号”沉入水中,船上近千人全部落水。直到数小时以后,一艘澳大利亚军舰航行经过时,才救起了包括6名船员在内的38人,其余船员、乘客等
  近千人全部冻溺而死。
  幸存者回忆:惨不忍睹
  在“太平号”海难中有幸生还的原国民政府山西省公务员李述文先生回忆当年沉船的情景时心情非常沉重,他说,“太平号”即将沉没时,就如美国电影《泰坦尼克号》沉没时一样惨烈。两船相撞后,海水迅速涌进船舱。随着轮船渐渐下沉,加上没有灯火,乘客个个惊恐万分,绝望地四处奔逃,惨叫声、呼喊声乱成一团,情景惨不忍睹。
  轮船沉没后,他首先是跟太太及七八个人死死抓住轮船甲板上的一个被绳子捆绑得严严实实的大木箱子,在海面上漂浮。在10多个小时里,海水冰冷刺骨,很多人因体力不支陆续沉入水中,最后只剩下他一人。好在李述文身体很壮实,他用尽最后力气爬到箱子上面,被一位驾船路过的福州人搭救。
  亲属追思:伤痛难愈
  在当时战火频仍的情况下,有能力逃往台湾的无疑是属于上层社会的人物,因此,当年“太平号”上不乏名人及当今名人的父母。
  现年68岁的台湾文化大学中文系教授席涵静女士当时只有12岁,她跟着父母从山西一路逃到上海。她所属的这个逃难团大约有一百多人,主要是国民党山西省政府机关的公务员及其家属。
  据席涵静回忆,当时上海的局势很乱,长辈们每天就是聚在一起讨论要逃到哪里。原则上是国民政府从南京迁到哪里,他们就要跟到哪里。当时的选择有三种:一是坐火车到广州,二是坐火车到湖南衡阳,三是搭船到台湾。当时席涵静的两个长辈———国民党山西省监察委员邱仰浚及其秘书韩恕基均属于这个逃难团。邱仰浚的太太和小孩已先期到达台湾,于是邱、韩及其夫人等决定搭乘元月27日晚上6时的“太平号”从上海到基隆,结果遇难。
  世界著名刑事鉴定专家李昌钰的父亲李广南也是在“太平号”海难中丧生的。据李昌钰回忆,当时他年纪很小,除夕夜前接到父亲不幸遇难身亡的消息时,全家人都泣不成声,母亲哭得死去活来,那顿年夜饭就再也无法入口。1949年的春节也是李昌钰有生以来过得最痛苦的一个春节。
  出生于江苏武进县的吴伯超先生,曾是我国著名作曲家、指挥家和音乐教育家。他青年时期留学比利时,回国后于1943年担任重庆国立音乐学院院长,为祖国培养了大批音乐人才。1949年1月27日,他搭乘“太平号”去台湾为国立音乐学院迁台选择新校址时,不幸在海难中丧生,年仅45岁。从开心等待团圆到家破人亡的噩耗,他的独生女吴漪曼和妻子遭受了巨大的精神打击,妻子从此皈依佛门,天天念经拜佛。
  2004年4月,北京中央音乐学院等23个单位联合主办纪念吴伯超先生百岁诞辰活动,已经成为著名音乐家的吴漪曼女士也应邀参加。盛大的纪念活动使吴漪曼再次体会到父亲生命力量的延续。
  离乱岁月,个人的生离死别在巨大的时代悲剧中显得非常渺小。“太平号”海难事件虽然死了近千人,但在兵荒马乱的战争岁月,却只是一件“小事”,媒体虽有报道,也只一笔带过,没有人深究这起海难的前因后果。在往后的几十年里,也只有传说而无真相。
  56年过去了,“太平号”海难事件虽然逐渐被人淡忘,但是这段历史在国人,尤其是在离开大陆去往台湾的老一辈人心中所造成的巨大伤痛,永远难以愈合。▲

    《环球时报》 (2005年02月28日 第二十三版)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