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鄄城东方树的博客

千年古鄄千年风,万里黄河万里情。——题记

 
 
 

日志

 
 

【转载】●评论●故乡情歌读仪洪波散文集《家在鲁西南》有感□耿立  

2015-08-31 18:33:34|  分类: 美文欣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有一种神秘的物质,有人把它称为精神DNA。我说,故乡除了给予你生物的DNA,还有精神的DNA。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看不见的DNA序列的排列,对有相同泥土情结的人有一种相同的召唤和吸引。
  当洪波把《家在鲁西南》的打印稿送我时,我一下子被那里面储存的那些神秘的东西、熟悉的东西所召唤,所吸引。我和洪波都是来自山东西南部黄河流域老濮州一带的人,老家相距不过几里路,我把那片地方称为曹濮平原。那里的黄土深厚,民风淳朴彪悍,人也染上了黄土的颜色。洪波的文字也是黄土地一样的厚实,抓在手里有质感。这样的文字养人也养心,特别是对离开那泥土日久之人。
  作为一个半吊子的城里人,我总有一种疏离感、漂泊感、无依感。但在洪波的文字里,我像找到了靠山,可以为我的疲惫找一块脂肪一样的腹地躺一躺,给灵魂以安稳。现代人一旦离开生养自己的故土,就像一个被吹灯拔蜡无根的人。但是在暗夜里,失眠的时候,总是反顾自己来的那片乡土。
  我知道故乡是一个人的血地,你离开了那空间、那地址,那乡亲,但你离不开那里蒸腾的气场,那里鲜活的细节。虽然有时光的流逝和空间的隔阻,但“任它草堆也好,破窑也好,你儿时放摇篮的地方,便是你死后最好的葬身之所”。台湾把故乡叫做原乡,作家钟离和说“原乡人的血,只有回到原乡,他的血才能停止沸腾”,真是透到了骨髓,彻骨彻肤。
  但是,现在我们还能回到故乡么?即使你千里迢迢回到放摇篮的地方,但拆迁的速度,要比你的脚步快几倍。在某些趾高气扬者烟灰弹落的瞬间,无论老房子,无论老城墙,都会在谈笑间灰飞烟灭。故乡小桥的容颜你无法再睹物思情,没有铜雀台可以锁住那也叫小乔的恋人,即是铜雀台也会被拆迁成瓦砾。你有的不只是乡愁,而是目睹故乡的凌迟,故乡的死亡。
  故乡是一种容器,那里收藏了我们童年的哭声,青少年时期的欢声笑语。我从《家在鲁西南》里看到了我曾经的一石一础,一草一叶,井栏榆树,还有临濮大沙河。我也曾在临濮大沙河里戏水,曾在那水里找菱角、摸河蚌。夕阳西下时,有人喊水鬼来了,就光着屁股从水里跳起跑。我要感谢洪波,他的文字像是为我的童年和故乡作证……
  这也是洪波为一个时代留下了他独特的见证,他的文字里有我们成长的年轮。我曾说过:冬天取暖的最好方式就是在黄昏回到故乡。当我读到洪波的《家在鲁西南》时,蓦地,这句话就跃入了脑际。由他的散文,我想到的是乡土的话题,他写的杀年猪,写的风水奇人,写的乡村集市,写的父老乡亲,写的那些底层的生命,使我想到我故去的在乡村卑微一生的父亲。洪波的很多文字,使我时时反顾自己的来路,当读到他的 《集头》、《乡村电影》、《风箱的记忆》、《理发记》、《鬼附体》、《二哥》、《三素和四娇》……就像看到一幅幅饱含精神意蕴的图象。这些画面有风霜、有泪水、有鼾声、有收获、有悲慨。洪波的文字在精神图象上,已经不再是单纯的描摹乡村的文字了。我在阅读他写乡间的文字时,就有点像面对着风俗画,不知不觉,我们成了画幅里的人物了,与那些动物植物站在了一起。
  洪波满含乡愁的文字,是他的精神还乡。王鼎钧说,乡愁是美学,不是政治学。思乡不需要奖赏,也用不着和别人竞赛。我的乡愁是浪漫而略近颓废的,带着像感冒一样的温柔。洪波和我一样,心中都有一个解不开的结。按照雷蒙·威廉斯的话,“故乡”两个字便已构成了一套“情感结构”,“原有的住户尽管到了天涯海角,尽管和昔日历史斩断了关联,也像有什么灵异祟着他,附着他,驱使着他,非向原来生长的地方挂个号,留句话不可。即使那村子已经成为一片禾黍,地上的石头,地下的蝼蛄也会对着来此寻亲访友的人自动呼叫起来。”是的,故乡的土地是灵异的,它是一种感情缠绕在现代漂泊者的心头。人,不能与故乡相忘于江湖,这个故乡,是情感的、空间的,也是历史的、文化的。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人们的一切从故乡展开,但走出故乡去漂泊,又使他反顾。特别是现代人,由于工具理性代替了价值理性,人们的心灵被物欲所占领,人们心灵的无所归属,就像一个人离开了母亲,离开了故土,跌入了痛苦的深渊。人,已经被异化,是一种没有灵魂的空心人。人,活在世上,就像活在异乡。海德格尔十分推崇的诗人荷尔德林早就敏感地觉察到了,他高唱还乡的曲调,那是从资本主义工业文明的不断扩展而带来的人的灵性的丧失。技术、功利、实用把人引离故土,人与自身的神性分离了。但是我们必须清晰,只有像洪波这样在异乡漂泊的人才有资格唱还乡的谣曲,因为只有被迫在异乡流浪的人,他倍尝了人间的苦辛,深感混世界的不易,一番打拼之后,他才能认识到自己故乡的包容。
  鲁迅在《朝花夕拾》里说“我有一时,曾屡次忆起儿时在故乡所吃的蔬果:菱角、罗汉豆、茭白、香瓜。凡这些,都是极其鲜美可口的,都曾是使我思乡的蛊惑。后来,我在久别之后尝到了,也不过如此。惟独在记忆上,还有旧的意味留存。他们也许哄骗我一生,使我时时反顾。”洪波也时时反顾家乡,那些文?

●散文●
夜色下的旅行

□赵海涛
  是夜,正躺在床上看妹尾河童的《窥视印度》,忽听轰隆隆的声音由远而近,“况且、况且、况且……,呜呜呜……”和火车做邻居就是这样,它往往在你不经意时来,在你注意时走。一阵鸣笛之后,轰隆隆的声音渐渐远去……这一阵响,把我的思绪从印度国拽了回来,跟上了火车,随着它走向了远方……
  坐在夜色中行驶的火车上,如果没有铁路两边的参照物向后疾奔,如果没有火车激烈亲吻车轨的声音和窗外呼呼的风声,你不会感觉到速度的存在。看着窗外漆黑的夜,心里也慢慢的静下来了。其实夜色很美,即使它是一抹色的黑,如果你会欣赏,会感受,你能从中获得无穷的心灵安宁,你所有的烦恼,所有的纠结都会沉潜于无尽的夜里。鲁迅说过:夜是造化所织的幽玄的天衣。在这无垠的天衣里面,你能感受到她馈赠与你的温暖,也会令你心安。车厢里的人们很多都已熟睡,不过还有几位像我一样欣赏着窗外的夜。夜色,是不是也带给他们这种美的享受呢?
  火车继续行驶在黑色的夜里。窗外是绿色的山吧,夜色把它变成了一头巨大的黑色怪兽,它不叫亦不怒,只是奋力地奔跑,但我却能感受到它的力量,待我想仔细看清它的模样,以便留在我的记忆里时,它却没有了踪影。前方,出现了一片灯海,它好像夜空中的银河一般,只是没那么密,点点的散落着,又一个城市出现了。其实,夜色中的城市也很美,有时美的令人炫目。我不知是夜装点了它,还是灯妆扮了它?但夜色确实凸显了城市的另一种魅力……
  “呜呜呜……”忽然听到了报站。哦,到上海了。不妨下来看看吧。记得和朋友聊起上海时,他说得最多的就是夜色下的外滩。有诗说“上海外滩蒸彩霞,无穷魅力步天涯”。来到外滩,确实感受到了她的美:在这里你可以看到西方古典雅致与中国现代风情交相辉映,中国的现代文化与近代文化相得益彰,外滩,是历史与时尚的完美融合。
  站在观景台上,江风拂面,波光粼粼,一弯浦江为上海带来了灵动之气,让这座大都市不仅生动而且熠熠生辉。来往的江轮,熙熙攘攘地穿梭在繁华的黄浦江面上,为夜色下的外滩平添了无尽的繁盛。临江远眺,东方明珠塔高耸入云,擎起一串光彩耀眼的虹,营造了一种“东方不夜城”现代化的绝美意境,也使外滩多了几分妩媚的神韵。浏望着美轮美奂的各色建筑,感受着夜色下的上海滩,虽说已近深夜,但站在黄浦江边,我感到的夜却是那么地薄。
  正在欣赏着江边美景,忽然闻到了微风中的酒菜香,原来是黄浦江的自驾游轮上几个朋友在一块围着吃饭喝酒欣赏美景呢!这让我想起来了当年朱自清和俞平伯二人泛舟秦淮,之后他们共约每人写一篇《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两篇美文就这样诞生了,传为文学史上的一段佳话。我想,如果他们也是在夜色下的黄浦江上喝酒品茗,会不会也会写出来那么优美的文章呢?
  闻得了菜香,就想起了上次和朋友一块聊起上海时他说的城隍庙刚出锅的小笼包最好吃,港台明星们为了吃上小笼包,早起乘坐飞机过来。他当时形容的美味只让我的口水往肚里流。心里正想着怎么去逛逛城隍庙,尝尝那里令港台明星们都惦记着的小笼包时,一阵江风刮来,不禁打了个冷颤。已近十月中旬,天真的有点凉了啊!
  风来了,夜深了。还是回去吧!

●散文●
游走在南阳湖上

□吴婉华
  夏秋之交,暑热渐退,我和家人踏上了去南阳湖的旅程。南阳湖位于鲁南微山湖的北端,东邻孔孟圣地曲阜、邹城,北依“运河之都”济宁,西通“牡丹之都”菏泽,它与微山湖等相邻河湖浑然天成,又同中有异,各具大自然的诱人魅力。
波光耀金连天际
  车行进在蜿蜒迤逦、杨柳葱茏的湖堤上,目之所及,总跳动着鲜活的绿色。堤岸下有大片湿地和高低错落的渔家房舍,院落里树立着生机盎然的瓜棚豆架,横竿上晾晒着闪亮的渔网和新鲜的鱼干。不久,寥廓苍茫的湖水进入视野。于是,我们从桃花坞登上游艇,穿行在水天相连,波光涌动的湖面上。周边,一条条港汊纵横,一丛丛芦苇扬花。洲渚树林间,如淡淡青烟般的薄雾,袅袅升腾,欲去还留。船行水上,时而有众多的燕子在浪尖戏水,时而从芦荡和林中传出水禽和鸟儿的飞翔、鸣叫声。我呼吸着湿润、清新的空气,感受着雪浪花溅湿衣衫和肌肤的凉爽,倾听着忽隐忽现的天籁之音,于是忘却了世间烦忧,心灵世界也得以净化。
  游艇西行,纵穿南阳湖的京杭大运河展现在眼前,是游客必经之处,必赏之景。站立船头眺望,宽阔的黄金水道上,船畅其行,货畅其流。这繁忙的景象,不正承载着社会的繁荣吗?在各类船舶之中,我更注目若长龙般的大型驳船,它们满载货物,耕波犁浪,负重前行。这不正昭示着脚踏实地,向着既定目标,艰苦跋涉的精神吗?
  南阳湖的水,不像名泉秀水那样温柔明净,妩媚清灵,却壮阔雄浑,坦荡包容,同样具有力量之美,意蕴之美,生命活力之美。我爱水,尤其喜爱这浩荡不息的水。水,是世间万物的本源,是万灵生息吸吮的乳汁,它以其至柔、至坚、至美的品格和无私的赐予,而福泽天下。
古镇幽幽揽风华
  怡人最是湖中屿。站在渡轮的高处引颈望去,心向往之的南阳古镇就像一把略加雕琢的绿色瑟琶,斜卧在浩瀚的轻波柔浪之中。据文献记载,早在清初,南阳镇就由陆地而演变为湖中岛屿,凭水运之使,数十年间便迅速发展为繁荣兴旺的运河码头和商埠。其时,穿镇而过的京杭大运河上,樯桅林立,篷帆如云,一河灯火,半湖渔歌。岛上商铺馆舍鳞次栉比,商贾名门纷至沓来。经年累月,夜不罢市,弦歌不止。历史上的南阳镇有过空前繁荣的商贸业,发达的手工业和异彩纷呈的民俗文化,一度成为大运河畔重要的商埠与文化名镇。
  时近中午,我们舍船登上南阳岛,踏着青青的石板路,以寻访的目光,走街串巷,浏览古镇风貌。镇上的建筑皆为灰墙黛瓦,长长的门板房穿插其间,长廊形的传统院落随处可见,拱形的石桥跨越运河,许多人家枕湖而居,人人以船代步。眼前的南阳镇,依然凸显着北方水乡的自然风情和传统特色。至今还保留着关帝庙、魁星楼、文公祠、乾隆行宫等文物古迹,同行的家父至此一再驻足,凝神细察,似乎要从古镇的风物遗存中探寻往昔的印迹,提揭昨日的历史吧!
  我们徜徉在古镇数里长的主街道上,见百年老店悬挂着描金镶玉的招牌,毗连的商号飘飖着醒目的旗幌,木雕的楹联印证着古镇的沧桑,传递着商家的诚信理念。其中约百米长的路段上聚集着出售当地湖产品的众家店铺,种类多、数量丰的干鲜鱼虾,鸭、鹅蛋,莲藕、菱米、芡实等名优商品,琳琅满目,享誉四方,更让游人止步,争相购买。
  午餐过后,当我们沿着幽静、弯曲的小巷返回码头时,偶见一位老婆婆和一名度暑假的小姑娘在树阴下摆放着鲜绿的莲蓬和初开的荷花,微笑少语,静待游人挑选,多么像一幅淡雅宜人的水墨画呀!
  我在这小镇的古朴、和谐与舒缓中,也寻求着心灵的宁静、安详与美感。
千顷莲荷披红鲜
  临近下午,我们离古镇,乘快艇向千顷荷塘驶去。此时,阳光明丽,蓝天如洗,白云飘飞,绵延不断的荷塘,碧叶连天,万花竞放,馨香四溢。接着,我们又轻棹扁舟向红荷深处漫游。一枝枝初绽的荷花,细巧玲珑,如少女羞涩含情;一束束并蒂荷花,丰腴端庄,似在凝神静思。风吹过,绿叶轻轻颤动,花朵微微颔首,如凌波仙子,芳姿婀娜;亦如十万姮娥,飘然下凡。“惟有绿荷红菡萏,卷舒开合任天真”(李商隐《赠荷花》)。行进间,时见鸭儿戏水,鱼儿浅游,鹭鸟翻飞。
  太阳偏西了,火红烂漫的晚霞映照得南阳湖水流光溢彩。我们游兴未减,乘船缓缓地向岸边移动着。儿子轻声地唱起“马儿啊,你慢些走,把那迷人的景色看个够……”南阳湖之旅,使我等离都市之喧嚣,避尘俗之浮躁,除精神之烦恼,减身心之疲惫,陶陶然,悠悠然,大有乐而忘归之感!

散文

父亲的酒盅

魏淑元
  父亲已年逾八旬了,他一生最大的嗜好就是爱喝酒。时至现在,八十多岁的老人每天还能喝六七两酒,中午晚上各一顿,几乎从不间断。他这一生究竟喝了多少酒,谁也说不清。
  我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从小就记得父亲经常喝酒。那时经济条件差,尽管茅台酒才三四块钱一瓶,那也是绝对买不起的。父亲喝的大多是地瓜干酒,二毛钱一斤,偶尔来了客人,才舍得弄瓶七八毛钱一斤的景芝白干招待一下。那时父亲喝酒用的是小酒盅,四盅一两。喝酒时先把酒从瓶里倒进一个小锡壶里,然后再把酒倒进酒杯,慢慢地品,慢慢地喝,三两酒能喝一个多小时。父亲的酒量尽管很大,但他从不敢多喝,因为家里经济收入很低,若放开量喝,就连孬酒也喝不起啊。我上学后,父亲经常收起小酒盅,十天半月才弄二两过过酒瘾,为的是省下酒钱,给我攒够每年需要上交的几元钱的学杂费,供我上学读书。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呢!
  1974年秋,我参加工作了。第一个月领了工资后,我特地从商店给父亲买了两瓶洋河大曲,给他斟满酒盅,连敬三杯。他品着酒,不停地说:好酒好酒!敬酒间一不小心,把父亲的酒杯碰到地上摔碎了。父亲瞪了我两眼,显示出非常生气的样子。我连忙陪笑说,算了算了,现在人们讲究铁饭碗,我给您弄个大大的钢酒杯,让您常常有酒喝!后来,我专门给父亲买了一套不锈钢的酒具,酒杯是一两一个的,父亲见了爱不释手,很是高兴。笑着说:人家有铁饭碗,我有钢酒盅,往后不愁没酒喝了!
  父亲换了酒盅没多久,一场波澜壮阔的改革开放大潮逐渐兴起。先是农村的家庭联产承包,后是鼓励一部分人先富,接着从农村到城市,从农业到工业、商业、服务业等等,改革之风无处不在,改革之势锐不可挡。我家和千万个家庭一样,一改大锅饭时期的穷酸样,日子越过越红火。父亲的钢酒盅也有了用武之地,几乎天天不闲着。他常常对人说:政策一宽,生活大变,酒杯一端,赛过神仙。言语间,充满了对生活的惬意。那时,我已入伍在胶东服役,听说家乡的变化,心里着实高兴。第一次休假探亲时,给父亲带的最多的礼物就是酒,什么双沟、洋河,郎酒、绵竹,一下子弄了好几箱。谁知父亲看了后笑着说:这些酒家里都有,不用大老远的带了。要喝还是喝咱家乡酒吧。说着拿出老家生产的御思香、亘古泉、冉子窖给我看,并指着那些酒对我说,这是酱香型的,那是浓香型的,清香型的。都是粮食酿造的,不掺假,喝着有味道。咳,几年不见,父亲喝酒还真喝出些道道呢!
  天增岁月人增寿。好日子过得感到特别快。弹指之间,父亲过花甲,越古稀,已步入耄耋之年。老人虽然年事已高,但酒瘾并未减退,每天都要喝上两顿,多年养成的习惯难以改变。所改的只是钢酒盅又换成了大玻璃杯,一杯三两。我们都劝他少喝点,他振振有词地说,用小杯太麻烦,大杯倒酒省事。我除了腿脚不利索,血压、肝脏都没事,我都这把年纪了,有酒喝,生活才算有质量,晚年才算真幸福!是啊,老人喜欢的,就顺其自然吧,我们这些晚辈们再也不好阻拦他了。如今,我和家属都退休了,每月都要从省城济南回老家住上几天,陪伴老人。兄妹们给我介绍说,老父亲现在酒瘾未减,但酒量小多了,每顿三两就行了。我们也照此办理,每天中午晚上吃饭前,先用玻璃杯给老人倒上酒,然后端上饭菜,让他慢慢喝,慢慢品,慢慢吃,看着他喝酒时悠闲自得的表情,我对什么是晚年幸福又多了一些理解。

张清正古体诗两首
九·一八又闻警报声

苍凉悲壮荡长空,国耻常铭警报鸣。又见东瀛魔鬼拜,屡闻钓岛祸端生。擒邪善用钟馗术,斗寇勇承戚帅风。十亿炎黄初亮剑,铺天盖地慑倭声。
鹧鸪天·日本购岛闹剧有感
亚太风急恶浪翻,东瀛钓岛助狂澜。强词夺理侵吾土,舞爪张牙惹祸端。追往事,叹今天,警钟长响剑高悬。同仇敌忾惩倭孽,不信泥鳅能覆船!

  评论这张
 
阅读(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