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鄄城东方树的博客

千年古鄄千年风,万里黄河万里情。——题记

 
 
 

日志

 
 

《冯积岐作品集:粉碎》  

2015-09-29 16:21: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编辑推荐

  他是继贾平凹、陈忠实之后,陕籍作家又一领军人物,他被誉为“下一位引发世界瞩目的中国作家”,他就是——冯积岐。

内容简介

  对冯积岐而言,他太熟悉和了解当初给了他生命的土地,同时也给了他历史创痛的乡村,这些都构成了他与生俱来的生命的印记,也是他不断写作不断拿出力作的源泉。他的笔背负着沉重的历史,他用文学思考着人的命运,这是他身为作家所能讲述出来的打动人心的故事。《冯积岐作品集:粉碎》便是他的一个作品。

作者简介

  冯积岐,当代作家,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创作组组长。1983年开始发表作品,1994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在《人民文学》、《当代》、《北京文学》、《上海文学》等数十种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近三百篇(部),作品多次入选各种优秀作品选,曾多次获奖;出版长篇小说《沉默的季节》、《村子》、《逃离》、《敲门》等九部。《沉默的季节》、《村子》、《逃离》曾获九头鸟长篇小说奖、柳青文学奖、陕西省“五个一工程”奖等奖项。

内页插图

精彩书评

  这是一部确凿令我感受到心理震撼的长篇小说。震撼来自于作品丝毫不见矫饰的巨大的真实感。我尤其看重冯积岐在这部作品里面对生活和社会的姿态:直面。
  ——陈忠实
  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
  
  冯积岐是我陕西省一位重要作家、优秀作家。写实写得很到位,人物刻画得细腻动人;议论则有哲理,闪动着泥土一样的智慧;抒情又出乎意料,有诗人气质。
  ——贾平凹
  陕西省作家协会主席,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
  
  对冯积岐而言,他太熟悉和了解当初给了他生命的土地,同时也给了他历史创痛的乡村,这些都构成了他与生俱来的生命的印记,也是他不断写作不断拿出力作的源泉。他的笔背负着沉重的历史,他用文学思考着人的命运,这是他身为作家所能讲述出来的打动人心的故事。
  我敢说,他笔下的每一个人物,他所写的每一段历史,都有着石头一般的重量。
  ——方宁
  著名学者,《文艺研究》杂志主编

目录

A章(一)
空气里的硝烟味儿还没有散尽,午后的太阳光更加凝重而毒辣。松陵村的大人小孩都涌向了出事现场。紧张的空气变得更加凝稠了。

B章(一)
五口棺材一字排开。死亡的气息像扇动翅膀的乌鸦在松陵村上空盘旋。悲怆的唢呐声犹如挂在房檐上的冰柱一样,看一眼就心寒。

A章(二)
他对乔桂芳十分感激十分宠爱,她也显示出了爱恋中的女孩儿动人的形象和令他陶醉的情态,每一天似乎都是最美好的一天。

B章(二)
炮坊依然盖在村子南边,但没有在炸死景满义的地方。景炳绪在家里又摆了两桌饭,将鲍银花正式过继给景满仓和朱翠兰做女儿。

A章(三)
景解放一想起昏迷不醒的叶小娟,心情就十分沉重。他要给叶拴定两口说,他不会放弃治疗叶小娟的,就是倾家荡产也要把叶小娟治好。

B章(三)
鲍银花一看田根旺那疑虑的样子一语点破了:“人血。你回去煮药的时候给锅里掺些血;要人血,记住,从人身上流出来的血。”

A章(四)
一个晚上,景解放被叶小娟叫醒了三回。天快亮了,景解放才和乔桂芳草草地云雨了一回,两个人都觉得毫无情趣。

B章(四)
朱翠兰抬眼看时,只见碾盘上笼着一团火,受了惊的叫驴反而站住不动了,娘倒在碾道里,用双手捂住了眼睛。
……
A章(五)
B章(五)
A章(六)
B章(六)
A章(七)
B章(七)
A章(八)
B章(八)
A章(九)
B章(九)
A章(十)
B章(十)
A章(十一)
B章(十一)
A章(十二)
B章(十二)
A章(十三)
B章(十三)
A章(十四)
B章(十四)
A章(十五)
B章(十五)

精彩书摘

  父亲当年几个健在的战友来松陵村看望母亲,尽管老人们的言语很温暖也无法暖热母亲冰冷的心,两鬓霜染的母亲只能苦笑着用一声谢谢感激几个老人的一片善心。只有景解放明白,守了大半辈子寡的母亲心中有多苦。
  老秋初冬总是令人很伤感的。然而,1988年秋天的伤感和1952年秋天的伤感不尽相同。
  景解放还没有活到用回忆往事来安慰自己来支撑自己的年龄。今夜晚的追忆只不过是触景生情或者偶尔的联想罢了。他抽了两支烟,回到了房间,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他明白,使他难以入睡的原因不是来自外部世界的侵扰而是来自内心的不平静。只要心情平静下来,他很快就会入睡的。景解放觉得,他没有任何理由抱怨乔桂芳,就是乔桂芳做错了什么,他也不能抱怨的。乔桂芳的情绪波动是由他引发的,是由炮坊爆炸引发的。假如乔桂芳无动于衷,假如乔桂芳什么也不在乎,那就不是乔桂芳了——乔桂芳对他爱得太深了,只有他才能体味到。这个家,有一半是乔桂芳撑起来的——操持家务,教育儿子,这些事情由乔桂芳一个人操心。景解放觉得,他应该平心静气地和乔桂芳谈一谈的。他的心情无法平静。他爬起来,穿上了衣服,下了床,走出了院门。景解放来到了松陵村小学,站在校门外,他一看,学校大门已上了锁。他站在校门外,看了看乔桂芳和儿子睡觉的那一排厦房,他似乎能听见乔桂芳细细的鼾睡声。他站了一会儿,又返回去了。一弯细月粘在蓝得发白的天空上,秋风很细很凉。景解放回到房间,上了床,很快地睡着了。
  景解放是从睡梦中被吵醒来的。他睁开双眼一看,房间里朦朦胧胧的,玻璃窗户上透出的亮光很有限。他又闭上了双眼,想再睡一会儿。又是一阵敲门声。他爬起来,穿上了裤子,披上了茄克,走出了房子。他抬头一看,黎明前的晨曦还在天地间徘徊。他到了前院,没有问敲门的是谁,毫不迟疑地拉开了门闩。站在院门外的是乔桂芳。乔桂芳披着一身凉气站在院门外,他一句话也没有说,乔桂芳给他解释:“在校园里跑了一圈,跑步到了村子。”他本来想说:你从来没有回来得这么早过。他一看,乔桂芳急于向前蹿出那一步,就欲言又止了。
  乔桂芳径直走进了他睡的房间。
  走进房子,乔桂芳朝床上一瞥,只见床上的被子撩起一个角,被窝里的热气似乎还没有散尽。乔桂芳拧过身拉开了大立柜,她从立柜里取出来一件上衣在身上试了一下。景解放只看了她一眼又上床钻进了被窝。乔桂芳说:“天变了,回来穿一件衣服。”景解放忍不住说:“学校里连一件衣服也没有?”乔桂芳换了话题的概念:“我穿啥还要你管吗?”景解放没有再说什么。他明白,当然乔桂芳也明白,天还没有大亮,她就回来,绝不是专程取衣服的。乔桂芳是回来看景解放昨晚睡在那个房间,是不是和叶小娟睡在一起。景解放不可能把乔桂芳的想法当面揭穿。
  乔桂芳走出去了,景解放再也睡不着了。他想,乔桂芳比他还累,她活得太累了。他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那么累。如果乔桂芳能够像他已经过世的母亲那样活得很坦然,那该有多好啊!守了大半辈子寡的母亲活得是特别从容特别平静。
  ……

前言/序言

  我是1983年在《延河》杂志第五期发表处女作短篇小说《续绳》的。手中的这支笔如同卡夫卡笔下的那只能飞的“桶”,我骑着它不知不觉把三十年的时光耗尽了。一个满头乌发、步健神奕的小伙子被文字排列组合成弯腰曲背、满脸皱纹的半老头子了。为此,我并不遗憾,因为我的身后有用自己的文字砌起来的一级一级的台阶,台阶上坐着的有紧张、不安、焦虑和痛苦,也有短暂的安慰、欣慰、幸运和愉快。我不止一次地、由衷地喟叹过,我是一个惨败者。这种很悲观的情绪影子一般伴随了我大半生。令我自豪的是,我将自己的健康、激情、尊严,乃至生命中最灿烂的部分付给了我所追求的文学事业;令我自豪的是,我和我笔下的各色人等生活了三十年,他们有各自的面目,各自的性格,各自的神态。
  我的全部愿望就是:用自己的一支笔把人物固定在纸上,等我死去之后,我的人物还活在读者心中,那时候,我的灵魂也能安宁了。
  对于一个作家来说,艺术探索是一件艰难而又需要拿出勇气的事情。跟在别人后面走固然轻松,但留下的脚印如同枯枝败叶,风一吹,就没有了。我的小说从一开初就没有固定在一个模式上。也许,读者从我结集的作品中能看出其中的变化和差异。
  十年前,我就渴望自己的作品能够结集出版。现在,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这里结集的作品不仅记录了我的创作历程,也同时记录着我的情感历程、生活历程和生命历程。结集出版作品,无疑是对自己的一个阶段性总结。我毫不脸红地承认,自己成熟的过程也是对原始的冲动削减的过程,是自己的勇气被功利掩埋的过程。因此,我觉得,一个好的作家一生都要对自己有所警惕。
  就结集的文字来说不算少了。可是,面对浩瀚的世界文学,面对诸多的文学大师,我真的缺少成就感。我只能无奈地说,我这样写了,我这样写过,而且,还将继续写下去。
  在此,我真诚地感谢文化艺术出版社为我编辑这部文集的朋友们。没有他们的慧眼和劳动,我的作品就不可能以这样的方式与读者见面。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