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鄄城东方树的博客

千年古鄄千年风,万里黄河万里情。——题记

 
 
 

日志

 
 

【转载】读柴静的《十年》和其他  

2016-11-02 17:19:29|  分类: 文化纵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柴静的《十年》和其他

柴静的这篇《十年》,有一万余字,其实是CCTV《看见》与《今日说法》节目脚本,要是看一遍还是很需要些时间的,但是我仍然劝大家耐下心来,认真地去读一读。我在市公安局很有些老同学们,以至对于文章中写的这一切,是早有所闻甚而所见!说一句老老实实的心里话,过去很长时间,老李从来也没有觉得这样做有什么不对:既然是面对着阶级敌人,尤其是那些罪犯们,还能讲什么客气、搞温良恭俭让的呢!即使是错打了好人,也不过一场误会而已,大家解释解释清楚也就是了。问题其实就出在这里——那些主张红色恐怖的人们,是从来不会承认人权的!老李历经了几十年的腥风血雨,才真正地弄明白了无产阶级革命的一条公理——不承认人权,不承认每一个人都应该享有的平等权利,他就绝不是一个真正的马克思主义者!这是马克思、恩格斯曾经写在《共产党宣言》中的思想观念!

国家作为社会组织的最高形式,它的经济基础、基本职能、运行原则等等,在维护社会全体成员的基本生存需求和矛盾平衡各方面,与从威望者的联席会议直至部落首领都绝无二致!它的协调的枢纽作用,无疑要尽力满足每个人需求的最大化、同时又要面对所有个体必须相互倚藉才能获取生活资料的现实,调整个体需求最大化之间的矛盾,使之达到必要的妥协和平衡,以保证群体的生存和发展;这就必须得到普遍的认同,而凡是能得到这种认同的基础,只能是公平、公正的原则!而这一原则的保障,则是群体中每一个人的权利都应该得到尊重,并通过一定的民主化程序得以落实。但是国家作为强化了的社会组织,也给了当政集团背离组织原则的实力,这一背离所形成的公权力对公民权利的掠夺,是其职能的歧化,也即专制!他们违背士民权益的、形形色色的规则和宣教,无论再怎样装扮,都是对于社会进步的反动!而这一反动趋势的渊源,就在于被赋予这一协调枢纽职权的机构,也是由人组成!他们也和普通人一样,具有实现自己需求最大化的取向。所以,这个被赋予的职权,必须受到严格的桎梏,也即人们所说的“关进笼子”,而且这个笼子应该坚实严紧,监管还只能另有专人,才能保障国家职能的不被歧化!可是我们天朝的特色,却是按照祖传三从四德,现在又加了个五不要,也即装模作样地摆了个笼子,至于开启笼子的钥匙嘛,还是我们自己掌管为好,招呼他们加强修养也就是了,还美其名曰叫以德治国,或者干脆不要笼子画地为牢,咱们这些公务员的觉悟,你们有谁不信?敢不敢站出来说说?于是,形形色色、五花八门的罪恶,摇身一变统统都贴上了无产阶级专政的标签。

关于刑讯逼供,古人早就对警吏们的胡作非为深恶痛绝,也早已进行过论述。如狱吏出身的路温舒,就曾以自己的亲历体会,在那篇《路温舒尚德缓刑书》中,告诉汉宣帝司法官员是怎样残酷地陷人于罪的。其实在任何一个历史时期,吏治的残酷暴虐,密告诬陷的猖獗盛行,冤案冤狱的司空见惯,刑讯逼供以至成为了常规,都是适应当时独裁统治集团的政治需要,是执政者对人民最基础民主权利的剥夺而产生的,它们就是民主、法治、直至社会进步的反动。也可以这么说,这些丑恶现象的现实存在和表现程度,就是衡量每一个社会阶段的统治专制强度和人民民主水平的标识!在这篇文字中,路温舒还引用《尚书》的话:“与其杀不辜,宁失不经。”也就是说,与其可能要办成一个冤案,甚至错杀了无辜,宁肯“疑罪从无”!我们天朝那些公检法系统的、满口民主、法治的“人民公仆”,包括那位扬名载誉、头戴染血花翎、现今将很快威震四海的三八红旗女神探,读了路温舒的这篇文字,即使嘴上不服,也恐清夜扪心,有点儿羞愧。

其实,这一切冤案,也不过沧海一粟而已!以前报导的余祥林、赵作海,不也都是在改革开放已二十年、“依法治国”已被宣传得如花似锦的现今吗!整个的、一整套的玄虚的花活——出演竟然都在高悬国徽、号称最严谨的公务所在!看到这一切,再联系那层出不尽的“躲猫猫”的游戏,我不能不怀疑,还有多少屈死于刑场的余、赵之辈呢?他们这些人的那些“有罪供述”的来源,用赵作海的话说,就是“拳打脚踢,从抓走那天就开始打。你看我头上的伤,这是用枪头打的,留下了疤。他们用擀面杖一样的小棍敲我的脑袋,一直敲、一直敲,敲的头发晕。他们还在我头上放鞭炮。我被铐在板凳腿上,头晕乎乎的时候,他们就把一个一个的鞭炮放在我头上,点着了,炸我的头。挨打时生不如死,最后只能招供。他们教我说的。他对我说啥样啥样,我就开始重复,我一重复,他就说是我说的了。怎么打死赵振裳,都是他们教我的。说得不对就打。……”够了!我真不愿意再重复下去了!

这些其实还算不得残虐,大家有机会再读读那个劳教所的纪实文字,得知还有那么多的女人——即使按照天朝的现行法规,他们也绝不是罪犯,却忍受着当年在欧洲的犹太人、战火中东南亚越南妇女所曾历经的残虐——的遭遇,让人不能不浑身发冷:这和希特勒的集中营还有什么差别!

唯一让人欣慰的,是这些文字能够得以见诸于网络,甚至是搬上了CCTV的舞台,这不能不是一种进步,为此我才满怀着信心!

  附1:十年 / 柴静 ——本期节目由《看见》与《今日说法》联合制作(略)

  附2:网上的独家调查报导《走出“×××”》(略)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